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硫化水银也会再爱你一次吗

七色花

       伊万是个年轻人。有一天,伊里奇先生回来了,慷慨激昂地挥着手臂,告诉他,醒醒吧伊万布拉金斯基,你该去战斗,这是全新的时代。人们剥下了他沙皇俄国的将军制服,给他套上了打着补丁的军装。“罗曼诺夫王朝完蛋了。”人们在法庭前发传单,在议会大楼前呐喊。伊万于是抛下绑着刺刀的木棍,他决定不打仗了,无论是和赛迪克.安南争夺黑海还是和本田菊抢不属于他们的远东,都不打了,去他妈的。尼古拉被人们拉下王位。“他该被处死!”人们呐喊着。伊万给大家发放枪支,这是真正的枪支,发烫的枪管流淌着人民的鲜血。这一支给冬妮娅,别死掉就够了,他可从没期望姐姐会去打仗,这支呢给娜塔莎,只希望她不要情绪激动地分不清军队和人群,这支走火的就自己用吧,反正拼刺刀也够了。伊万背着枪走在路上,这时,一个西方人跟在他后面,他悄悄地把枪一支支从袋子里偷了出来,先拿了冬妮娅的,再是娜塔莎的,然后拿了万尼亚走火的报废枪械。万尼亚觉着背后轻了,他扭头一看,哎呀,武器全没了,旁边一个金黄头发的男人正看着他冷笑呢,他是日耳曼人?法兰西斯坦人?不管了,那群白皮猪都差不多。 "你这害人的坏蛋,小偷!"伊万追着那人,要揍他一顿。


       他追呀追呀,追不上那西方来的文明人,自己却迷路了。他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感到了久违的孤独与恐惧。忽然,不知从哪儿出来一位老爷爷,他整张脸都覆满蓬松的白色头发和胡子,问他怎么到这里来。伊万把一切全告诉了老爷爷。老爷爷很可怜他,就说:“别害怕,年轻人,我这儿有一朵‘七色花’,它什么事都能办得到,我把它送给你,它会帮助你的。”那朵七色花,有七片花瓣,黄、红、蓝、绿、橙、紫、青,一片花瓣一种颜色。老爷爷说:“只要你走在这条通往光明未来的道路上,你想要什么,就可以撕下一片花瓣,扔出去,说:‘飞吧,飞吧!我要……’它就会替你办好。”
  伊万接过七色花,谢了老爷爷,他要赶回去,他还要去战斗,但不知该走哪条路。他想起七色花,就撕下一片黄色花瓣,把它扔出去,说:“飞吧,飞吧!我要带武器回去打败那群……”话还没说完,手里已经捧着一堆崭新的冲锋枪,回到城里了。
  伊万刚回来就听见巡洋舰的号角,远方的冬宫狂炙地燃烧着战争与鲜血。“弗拉基米尔!”他呼喊着伊里奇先生的名字跑过去。“哥哥!”娜塔莎跑过来,伊万将手中的枪扔给她。多年前在雅克萨也是这样激烈悲哀的战况,那是一个黑头发黑眼珠的东方人,开什么玩笑,自己难道不是东方人?那是王耀吗?王耀……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久到了他和王耀甚至还在雪国的边界互送礼物的那时候。

 

       他打赢了这场战争。“面包!和平!”他听着人们的希望的口号倒不如说是绝望的诉求。他想把七色花插进心爱的花瓶里,可是一不小心,花瓶掉在地上,呯的一声打碎了。“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人们在伊里奇先生的话语中拉起整个国家。他仍然要战斗,革命之后就是内战的定律这次找上他了。彼得留拉将他的姐姐关在地牢,一个叫作保尔柯察金的男孩儿对他说,那是白军的动乱。“不,那是民族革命。”亚努科维奇在彼得留拉的墓前献上鲜花时说着,冬妮娅就站在他身边。

       “万尼亚,你把什么东西打碎了?”四面八方乱哄哄涌过来的声音响亮地奔腾不息。“我没有……”伊万赶快撕下一片红色花瓣,扔出去,说:“飞吧,飞吧,不管什么样都好,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吧……”于是地上破花瓶的碎片立刻又合拢起来,姐姐回来了,像看着一个魔鬼一样看着他,捂住脸低声抽泣着。“白匪军是一群黑乌鸦。”他领略过鲜血的温暖,杀戮的愉悦以及独裁的力量。伊里奇已经病了,他颤抖着身体走进房间,看到那花瓶好好的。


       伊万来到院子里,小伙子们正在玩到北极探险的游戏,他们不肯和伊万玩。他于是说:“可我的家就在北极啊!”没有人理会他刻意在世界面前展现的不能被算作优势的优势。“大家来和我一起走吧!”他围着那严丝合缝的人群团团转着。王耀站在他身边,现在他可以确定那就是王耀了,漆黑的头发,明亮的眼睛,柔和又刚毅的面颊,“呦,还在这儿啃雪啊。”多年前的王耀也是这幅模样,蹲下身来摸他的头。“我请求你的帮助,我会和你一起前进。”王耀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他和那群西方人把王耀从宫殿里拖出来,王耀给自己穿上了破旧的军装。他拉着王耀的手,感到远远超出获得了另一个卫星国的愉悦。“我爱他。”他默默地想着。“我爱您。”他暗暗地说着。“他必定也爱着我,是他自己来跟着我一起走的。是的,他一定爱着我,一定,我不允许不是这样。”他在这时忽而明白那群人不是瞧不起他而是真切而不堪地害怕着他,害怕得要死,和他的姐姐一样。“我自己到北极去。”他笑了,撕下一片蓝花瓣,扔出去,拉紧王耀的手,说道:“飞吧,飞吧,我要到北极去……”话刚说完,忽然太阳不见了,一阵大风吹来,把他们吹到北极去了。
  王耀这时穿的是夏天的衣服,在冰天雪地的北极冻得瑟瑟发抖,伊万将围巾摘下裹在他身上,却两个人都步履维艰。“万尼亚,这是哪儿?”王耀艰难地前进着,颤抖着瘦削的身体。“这是我们通往美好未来的必经道路。”这时,一只大白熊从大冰块后边蹿出来,向他们扑过去。伊万掏出水管准备与它搏斗,“不行,我们都会死在这儿的!”王耀用冰僵的手指,抓起七色花,撕下一片绿花瓣,扔出去,大声说:“飞吧,飞吧!让我们快折返回去……”一眨眼工夫,他们又在院子里了。


  红色帝国兜兜转转十余载,人们把这一切当作笑料。“去北极,呵呵,他们走不远的,他们走不下去的。”阿尔弗雷德站在索尔仁尼琴身后说。“闭嘴,你这庸俗文化的所有人。”索尔仁尼琴先生挥起民族主义者的良心砸向高举汉堡的美国人民。“斯大林万岁!”伊万在克格勃听着人民的效忠,抓起手枪射向强权下牺牲的托洛斯基。

       “卡尔马克思先生绝不是要让我们去北极。”王耀踌躇着。“一定是这样,因为是他给了我这朵七色花。”他们在无谓的争论中无可避免地陷入了虚无主义。伊万觉得全世界都是自己的敌人,王耀背叛了他,大家都背叛了他。“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背离了我们的目标。”王耀站在东方崛起的红色共和国上向人们布道。“他背叛了我们,但我们仍然要前进。”伊万把一片橙色花瓣扔出去,说:“飞吧,飞吧!我要好多好多的军备,让他们不敢欺负我,让……”他想说让王耀回到我身边来,但七色花没让他把话说完。立刻,武器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了。飞蚁般的米格系列战机黑压压地在空中成片飞过,足以推平欧洲的坦克军队奔腾如同钢铁洪流。

       “我要三个月打到北京。”伊万在陈兵西北的边界线对王耀微笑。飞机的轰鸣声连成一片像是金色的向日葵花海,它们吵得要命,他甚至听不清王耀在对他说什么。“别吵啦!”他喊道。他的身体愈发虚弱,忽而便能理解伊里奇先生当年眼中的担忧与不甘。“别吵啦!停下,别再造了!”人民的鲜血与痛苦如今源源不断地灌注进他钢铁般的骨骼。飞机坦克,枪支弹药从克里姆林宫里溢了出来,淹没了莫斯科覆满冰雪的土地。月球车在坎坷的月面上毫无意义地长跑,人造卫星浮动于氢与氦的宇宙,一枚枚核弹头像龙的毒牙从地上翻卷着生长出来,吉米多维奇和美国人比赛着各种诡异积分的解法。站岗的警察吹着口哨,叫大家来维持秩序。“面包,和平!”大家喊着,看吧,伊万想道,这本就是某种不可达到的诉求。“与其让美国人的核弹炸过来,还不如我们自己了断!”人们还在叫着。“别吵啦!”他看着不远处王耀缓缓地对他说着什么,却怎么也听不见。他感到世间人们的思维无间断地冲击着他的大脑,好像是火车被自身冲力挤压地变了形。“够了,闭嘴!安静下来!”他愤怒地几乎要拿起枪射向人群。

       “我爱您。”王耀低声地说着。他本不可能听到,就算没有呐喊彷徨的人群和轰鸣不止的战机也不可能听见,风实在是太猛烈了。
  “够了,够了!”伊万抱着头叫起来,“武器快别来了。”可是武器还是不断涌来,它们堆着、堆着,一直堆到议会大楼的房顶上了。伊万走到哪里,武器跟到哪里,伊万爬到房顶,连忙撕下一片紫花瓣,扔出去,说:“飞吧,飞吧!快叫它们回去吧!”于是所有的武器都不见了。他引爆了所有的核弹头,收回了所有的卫星,停止了所有的航母建造。“再见了,万尼亚。”冬妮娅姐姐离开了他的家,他很希望能为他所做的一切道歉,向姐姐,向王耀,向所有人,但人民的呐喊使他睁不开眼。自己的坦克轰炸着自己的议会大楼,自己的人民毁掉了自己的祖国,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主观能动地毁掉了自己无法预料的未来。

       “武器快别来了。”他这样对那共产主义光辉的七色花说着,带着孤独的恐惧,车臣在叛变他,他没有国歌,没有武器,没有面包,没有和平。他终于明白他所追求的和平确乎就是和平演变。
  他最终安顿下来,接受了既定的事实,一看七色花,只剩下一片花瓣了,那花瓶还好好的就在那里,和当年伊里奇垂老的眼眸中的花瓶一模一样。他想:六片花瓣都浪费了,这最后一片,要它做什么事,得好好想一想。他却忽而想起自己已不再是马克思老爷爷给他那朵七色花时劳动而奋斗的自己,离开了他从前苦苦摸索前进的的道路,只怕是再没有资格去使用它了。“没关系,至少我还能有一个愿望。”希望永远都在,就像王耀当年在穷困潦倒中对他说的一样。伊万想要回瓦良格,想恢复克格勃,可是已经没有一个强大的上层建筑去存放它们;让姐姐妹妹回来,让大家和我做朋友,让战士们活转来,让人们都能吃上大列巴……

       不,等一等,让我再想想看。然后他看见王耀坐在克里姆林宫前的长椅上对着他微笑,他有一双可爱的黑眼睛,他有一颗炽热跳动的美好心灵。“我爱您。”他说着,这回伊万可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他清晰明亮的声音。“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在白桦林的约定。”王耀说着向伊万走过去,摸着他消瘦寥落的脸颊,头埋在他胸口。伊万睁开眼睛看着这全新的时间,全新的世界,微微地笑着叹着气,他小心翼翼地撕下最后一片青色花瓣扔出去。“飞吧,飞吧!”他默默地念道,感到自己钢铁般的心脏又一次鲜活地跳动起来生生不息。“让王耀和我,存留着这炽热而真挚的热爱,一起向前进吧!”

       就在那一分钟,王耀站了起来向远处跑去。“来罢,万尼亚!”他笑着,跑着,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脸上,白蓝红的旗帜在苦难与希望的大地上升起飘扬。“快来呀,我可不会等你!”他跑呀,跑呀,伊万在他身后轻快地奔跑着,追着他的脚步。他们心里充满了快乐。








       虽然毛子的失败是理性的,我的文章是愚蠢的。但是我的心是积极向上的。

       不要怀疑了。其实你看到的一切政治倾向,都是特技,是化学成分的,假的假的,是假的。


评论(7)
热度(108)
  1. shisie理智的三极管 转载了此文字
    hhh作者好会玩梗,心悦诚服地膜拜

© 理智的三极管 | Powered by LOFTER